OL的生活(4)--业余篇

阿福



     本来是想早早更新的,没有拍到合适的照片,加上这周又开始了美伊战争。虽然战争离自己很远,但是因为媒介的发达和经济的世界化,感觉好像战争就在身边一样。看着黑夜中落下的巨大火光,总是再想,啊~,不知死几个人。弄得好像都没心思来更新网页。小的时候一想到战争就能联想到英雄,如今一想到战争就想到浑身血乎乎的人,不知算不算时代的进步。

  言归正传,还是来说说OL的业余生活吧。在OL中,下班后学这学那的情况相对还是比较普遍,但是怎么说呢,那种为工作的学习感觉倒是不多,差不多都是兴趣爱好。左面这张照片是还比较少见的学西班牙舞的地方,门口橱窗里的服装都是学员用的,有时还会在一些餐厅里表演什么的,很受年轻人的欢迎。阿福办公室的几个OL有的是去健身俱乐部,有的在学做点心,有的在学做干花,当然也有学英文,中文什么的,还有学骑马的,各式各样。初到日本的时候,对日本人的这种业余爱好可以说是很佩服,阿福在国内的时候,中国的经济才刚刚开始起步,所以当然是没有现在这么物质丰富了。感觉业余爱好只是一种爱好,稍微会一点点就算可以了,比如说滑冰,以前在兰州,爱好滑冰的人能达到可以倒着滑,顺便能跳起转个一圈就算很爱好了。阿福自以为是滑冰爱好者,其实就只会滑而已。到了日本去滑冰,所谓爱好滑冰的人,在阿福看来已经是专业水平的感觉,都穿着接近于专业人员的服装,用中国话来说,那跟玩真的似的,阿福的水平只能算是入门了。从此以后就不敢轻易说自己爱好什么,现在人家问起来,估计只能说上网是爱好。

  阿福现在下班后只是去健身俱乐部,这里叫做FINTESS CLUB。现在上海好像也很流行。刚工作的时候,还是觉得每月花一万多日币去健身好像很不值得,所以刚工作的时候,周末都自己去外面跑步,散步什么的锻炼锻炼。但是总是坚持几天就不了了之。工作第二年的时候当然是随着经济情况的好转,决定去FINTESS CLUB。FINTESS CLUB的会费是根据会员的种类来定的,一般情况最便宜的5500日币,最贵的大概15000日币,当然那些名人大家去的地方就不知道价钱了。FINTESS CLUB的营业时间一般都比较长,一般都是早上10点到晚上10点,早上7:30开始到晚上11:30的地方也很多。一般会员的会费是11000日币,其他光早上的,光下午,光晚上的也有,价钱不一。开始是因为觉得交那么多会费,不去浪费,不想去的时候也勉强去,后来成了习惯,不去反倒难受。不过阿福去的那家FINTESS CLUB里主要的会员还都是那些中年的主妇会员,小孩子已经长大,自己呆在家也没什么事,差不多一天5,6个小时都在俱乐部里,凑在那里聊天解闷,俱乐部里的桑拿房到了晚上热闹非凡,感觉象到了闹市区。最近,发现去学烹调的人也越来越多,公司附近有家烹调班,每次路过时都感觉是人满为患。阿福的同僚有个在学做点心,已经学了很多年,今年又特意去法国学几天,好像是学校组织的,连做点心的锅什么的都要从法国买回来,可见日本人是不是对自己的爱好非常认真?可以说是半个专业。其实感觉日本人是做什么都一板一眼的,健身的时候也是,其实目的只是锻炼身体,对运动装什么的感觉好像什么都行,但是日本人肯定先从形象下手,象右面图片这样的服装,感觉只有专业人员才能穿似的,但是在俱乐部里穿的人很多,估计日本的对工作制服的严格要求也是他们这种思想的体现吧。

  业余生活是休闲,是对工作压力的一种缓和,记得一个同事在学英文,每天下班后都要匆匆忙忙的赶去,问她是不是要换工作,她说不学点什么的话,日子会太单调。其实也是,日本的很多这些「职外学习班」不光是学习的地方,其实也是一种交流的地方,就象那些每天泡在健身房的人们,想和他人交流的目的第一,锻炼的目的第二。OL们除了公司的人以外,很少会有机会和公司以外的人接触,时间一久生活就会比较枯燥单调,丰富的业余生活是对工作的一种调节,阿福最近对做陶器兴趣很大,只是还没有去,如果有合适的机会,很想去做做陶器。目标是这样的陶器(2003.3.21)

Page Top